当前位置:珠海市盛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情感凯丽个人资料(星际人物志—莎拉·凯丽甘)
凯丽个人资料(星际人物志—莎拉·凯丽甘)
2022-09-23

凯瑞甘在出生时就具有灵能,这意味着她能利用这种能力进行心灵感应和心灵遥感。于是她在幼年就接受了泰伦联邦的幽灵特训。幽灵通常具备专家的军衔,从事一些隐秘行动。凯瑞甘的灵能非常强大,是泰伦联盟里最强大的,这也正是她被主宰选中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文名莎拉·路易斯·凯瑞甘外文名Sarah Louise Kerrigan别名莎拉·凯瑞甘、刀锋女王国籍泰伦联邦→克哈之子→虫群→萨尔纳迦民族人类(幽灵)-异虫-人类-原始异虫-萨尔纳加出生日期2473年毕业院校幽灵学院主要成就统一虫群,消灭纳鲁德,攻下克哈,飞升为萨尔纳迦,消灭埃蒙种族人类;异虫;原始异虫;萨尔纳加格言“我即是虫群”

年轻的凯瑞甘在所有相应的课程中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尽管她只有八岁。她在一次事故中展现了她这种强大的潜力。有一次她对父母耍小孩脾气,结果却导致母亲脑血管爆裂而死亡的惨剧。之后数年,她的父亲只会反复念叨一句话:“我看到她的头裂开了。”从那之后,她被联邦带到特殊的训练基地。她最痛恨的教官名字是瑞姆中尉。中尉企图摧毁她的道德观并且开发她的幽能潜力。他想从她身上发现心灵力量存在的无可辩驳的证据。然而,她拒绝了这种训练的要求,她不愿那些发生在她父母身上的事情重演。

为了强迫她展示她的灵能,瑞姆向一只猫的体内注射了致癌的药物,然后他命令莎拉使用她的力量来摧毁这个肿瘤(或者至少让猫没有痛苦地死去),然而凯瑞甘拒绝了。瑞姆用手枪抵在猫的头上威胁说要杀死猫,莎拉仍然没有答应。中尉扣动了扳机然而没有子弹射出,他后来发现凯瑞甘使用幽能力量作用于手枪,摧毁了发火机构。尽管这样,这个事件可以用别的原因来解释,因此联邦上级机构没有把它作为莎拉幽能力量的铁证,不久之后,那只猫痛苦地死去。

一个技术人员推荐使用幽灵的幽能调节器,这是一种可以减弱幽灵灵能并且确保他们忠诚的设备。然而瑞姆拒绝了。

莎拉被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绑在一个安装有一根注射针的椅子上。她可以看见她的父亲,被困在同样的椅子上。瑞姆的助手给她父亲注射了和那只猫一样的化学物质,声称如果莎拉不合作,她父亲将和那只猫一般地死去。然而莎拉说,她宁可先杀死她的父亲,然后自杀,也不会和联邦合作。瑞姆没有别的选择。莎拉被注射了麻醉剂,然后被植入了幽能调节器。

在接受完训练之后,凯瑞甘刺杀了不计其数的联邦敌人,包括恩格斯·蒙斯克。凯瑞甘后来参加了在Vyctor 5进行的针对异虫代号Fujita Complex 的实验。在这次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异虫会天生地对她的心灵控制命令做出反应。这一次训练也许为幽能发射器奠定了理论基础。然而她被克哈之子组织在试验基地营救出来,她的反射抑制器被手术去除。她最终成为了阿克图尔斯·蒙斯克的重要助手。

作为克哈之子组织的一员,她参加了一场几乎是自杀式的对塔桑尼斯行星上的幽灵学院的攻击。在那她发现了瑞姆(已经被提升为少校)。她亲手完成了自己的复仇。

莎拉·凯瑞甘在安提加星区主星(Antiga Prime)的作战中最早出现。当时凯瑞甘是克哈之子26岁的中尉,她被派遣去安提加主星侦察地形,并同克哈之子前线指挥官吉姆·雷诺以及反抗军领导人接触。她刺杀了管理安提加联邦基地的联邦军官,占领了这个基地。之后,凯瑞甘被派去在这个行星的另一个联邦基地安装灵能发射源(Psi Emitters),引诱来大量的异虫虫群击溃了联邦防线,从而安然逃脱。

埃德蒙·杜克的阿尔法舰队在塔桑尼斯成功安置幽能发射源,在异虫被能量发射器吸引到联邦首都塔桑尼斯行星之后,凯瑞甘被命令保护异虫主巢使其免遭追随异虫而来的星灵圣堂舰队的攻击。这一个行动将确保联邦部队无法逃脱。吉姆·雷诺恳求她不要亲自执行这个任务,然而她坚持她必须亲自指挥。在完成任务之后,凯瑞甘的位置被异虫淹没,凯瑞甘恳求撤退,雷诺也准备派出运输队前往接应。然而阿克图洛斯·蒙斯克,命令整个克哈之子舰队从塔桑尼斯全面撤退,将凯瑞甘的部队抛弃在塔桑尼斯表面。这在军中引起了一场哗变,雷诺和很多原本忠于蒙斯克的人愤然离去。

异虫主宰(Zerg Overmind)在塔桑尼斯行星上察觉到了凯瑞甘的能量,命令虫群将其捕获。凯瑞甘被装在一个蛹里面带回了查尔行星。在蛹中的凯瑞甘还试图利用她的超心灵能力来联系吉姆·雷诺和蒙斯克。于是,蒙斯克派出了一支远征舰队,由埃德蒙·杜克带领,试图救回(或者是杀掉)凯瑞甘。然而却被虫群击退。随后,吉姆·雷诺率领刚刚组建的雷诺游骑兵部队杀入查尔,也没能救回凯瑞甘。最后凯瑞甘在虫群中重生,自称刀锋女王。她在查尔行星上放过了雷诺,却将雷诺在查尔的部队屠杀殆尽。雷诺不得不历尽千辛万苦从地下虫道逃离查尔。

在游戏中,被感染的凯瑞甘是一个特别的单位。她在背上生有骨翼,可以进行近身格斗。同时她可以使用粘液网来诱捕敌军部队,使用个人隐身装置隐身,甚至可以使用其他异虫的生命来换取能量。

经过基因突变,她获得了永生,不会因为衰老而死去。主宰是这样评论凯瑞甘的:“她伟大的精神仍然存在,整个虫群都会为此而受益。不用害怕她的人类本性,她就象其他脑虫一样和我亲近。”

凯瑞甘向一艘名为阿莫瑞高的泰伦帝国科学考察船发动了突袭,在上面她发现了关于泰伦帝国幽灵计划的大量资料,由此她获得了额外的很多特殊能力,包括星灵的灵能风暴。从这时候起,她开始向塔萨达尔(Tassadar)和泽拉图(Zeratul)带领的星灵部队发起挑战。

然而凯瑞甘的个人能力使得她显得过于自信。她能够觉察出塔萨达尔的部队在查尔行星上存在。她忽略了脑虫扎兹对她的警告,向塔萨达尔发出单挑的挑战。然而这一切都是塔萨达尔的计划:实际上黑暗圣堂武士泽拉图刺杀了扎兹,使得主宰无法将其复活,但凯瑞甘对扎兹的死毫不在意。随后主宰命令凯瑞甘在查尔行星上搜捕黑暗圣堂武士。她摧毁了星灵的前哨基地,迫使塔萨达和泽拉图躲藏起来。在凯瑞甘搜寻残余的星灵的时候,主宰集中主要的异虫部队向星灵家园艾尔(Aiur)发起全面进攻,目的是完成既定目标:将星灵和异虫融合为一体(这也是埃蒙意志的影响)。凯瑞甘最后在一个从阿尔法中队偷来的空间站中抓获了泽拉图和他手下的黑暗圣堂武士,然而塔萨达出现,联合人类夺回了空间站,救出了黑暗圣堂武士们。

塔萨达最终牺牲自己毁灭了主宰,整个异虫种群惊慌失措,群龙无首。一些异虫脑虫试图融合形成一个新的主宰,然而凯瑞甘向这些脑虫发起讨伐,目的是自己掌控整个虫群。

作为她计划的一部分,凯瑞甘前往黑暗圣堂武士的秘密家园萨古拉斯行星,感染了领导者拉莎加尔。黑暗圣殿武士没有觉察到他们的领导者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发现隐藏着的凯瑞甘。

不久泽拉图和阿塔尼斯带领艾尔的星灵幸存者从时空门撤退到沙库拉斯行星。两个忠于新主宰的脑虫带领部落追击,在萨古拉斯的萨尔那加圣殿附近筑巢。拉萨加尔告诉了族人关于圣殿巨大能量的秘密,这能量需要Uraj和Kahlis两块水晶才能启动。然而她命令首先解决掉围绕圣殿的两个脑虫。在脑虫被刺杀之后,凯瑞甘出现,声称由于主宰的死去,她不再受到控制。星灵没有相信她,然而被感染的拉莎加尔欢迎了她的到来。阿尔达瑞斯作为执政官以及前最高议会成员,拒绝接受凯瑞甘,然而由于他一贯的顽固派态度,没有多少人重视他的意见。

凯瑞甘没有能够劝服泽拉图刺杀新生主宰,不过在帮助星灵人寻找两块失落的水晶这一点上她赢得了星灵人的好感。这时阿尔达瑞斯在沙库拉斯已经发现了凯瑞甘对拉莎加尔的影响,然而他没有把这一切告诉阿塔尼斯和泽拉图,而是发起了针对拉莎加尔的叛乱。星灵部队很快平定了叛乱,然而在阿尔达瑞斯即将揭示真相的时候,凯瑞甘突然出现并杀死了他。泽拉图十分愤怒,然而鉴于她给星灵提供的帮助,允许她离开萨古拉斯Shakuras行星。凯瑞甘在离开之前嘲笑星灵被她利用来刺杀她的敌人:那两只脑虫。

尽管拉莎加尔表现出很多被感染的迹象,然而泽拉图虽然有所感觉,却没有进一步追究。在凯瑞甘离开之后,泽拉图和阿塔尼斯启动了圣殿的能量,歼灭了萨古拉斯Shakuras上的所有异虫。

正在此时,地球联合理事会介入战局。他们击败了杜克率领的帝国舰队,并在塔桑尼斯的废墟中夺取了幽能干扰器(Psi Disrupter),然而指挥官海军上将杰拉德·杜格尔,被萨米尔·杜兰所欺骗,没有重视干扰器的作用并且命令摧毁它。杜格尔的战术顾问阿列克谢·斯图科夫中将秘密拆解了这个干扰器,隐藏在布莱克西斯行星上,后来他为此被杜格尔错误地处死。

利用对理事会舰队的共同恐惧,凯瑞甘和芬尼克斯、吉姆·雷诺达成联盟。芬尼克斯完全不相信凯瑞甘的诚意。然而出于对联合理事会的惧怕,雷诺说服了芬尼克斯加入。

理事会舰队攻占了克哈四星,雷诺和芬尼克斯将陷入穷途的阿克图尔斯·蒙斯克救出。理事会舰队追踪他们来到艾尔行星。在艾尔行星上,借助被感染的萨米尔·杜兰的帮助,凯瑞甘的部队再次阻挡了理事会的进攻。与此同时,萨米尔·杜兰诱使杜格尔杀死了阿列克谢·斯图科夫。然而杰拉德·杜格尔很快醒悟过来,启动了幽能干扰器。干扰器给凯瑞甘造成了很多麻烦,她对于虫群的控制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不久,理事会攻占查尔行星,捕获了新生的主宰。凯瑞甘不得不逃至雷诺的旗舰休伯利安号上,利用她天才的幽能力量操控少得可怜的异虫群落。

为了重掌虫群,凯瑞甘抓到了蒙斯克,并威胁他说:如果拒绝和她合作,蒙斯克余生只能做囚室中的元首。蒙斯克答应合作。于是联军摧毁了能量干扰器,甚至协助凯瑞甘感染了莫瑞亚行星上的人类。随后,凯瑞甘对克哈行星上的联合理事会部队发动了进攻,重新夺回了克哈行星。然而就在克哈收复的当天,凯瑞甘打破联盟,乘虚攻击了芬尼克斯和蒙斯克的部队,芬尼克斯和埃德蒙·杜克在战斗中阵亡。雷诺和蒙斯克逃脱。对于凯瑞甘的背叛和芬尼克斯的死雷诺感到痛苦万分,他发誓要亲手杀死凯瑞甘。

凯瑞甘重新回到萨古拉斯行星。凯瑞甘希望继续迷惑黑暗圣堂武士们,因此她伪造了一场绑架,实际上是带走了拉莎加尔。复仇心切的泽拉图和阿塔尼斯尾随凯瑞甘回到查尔。泽拉图要求凯瑞甘立刻交还他们的女教主,然而凯瑞甘声称除非泽拉图刺杀主宰,否则她将不会交还拉莎加尔。拉莎加尔也让泽拉图听从凯瑞甘的建议,声称主宰是对凯瑞甘和星灵的双重威胁。

泽拉图没有别的选择,虽然他知道杀死主宰只会让凯瑞甘变得更加强大,然而他照做了。黑暗圣殿武士参与战斗,摧毁了主宰的异虫群落和理事会的联合部队,然后他亲手杀死了主宰。在主宰死后,泽拉图再次要求凯瑞甘交还拉莎加尔,凯瑞甘同意了……然而拉莎加尔自己要求留下来。然而泽拉图没有被愚弄,他抢回女教主,并且离开。

凯瑞甘命令萨米尔·杜兰追捕泽拉图,他们成功地摧毁了泽拉图在查尔行星上的前进基地。然而泽拉图在拉莎加尔即将落入异虫之手的时候亲手杀死了她。临死之前拉莎加尔感谢泽拉图把她从凯瑞甘的控制中解救出来,并将族群的未来托付给了他。凯瑞甘惊叹于泽拉图的意志,像星灵在萨古拉斯上让她自己离开那样,允许泽拉图离开查尔。在这时,萨米尔·杜兰失踪了。

整个克鲁普星区的异虫都归属于凯瑞甘的控制。在最后决战中,凯瑞甘仅仅使用了查尔行星平台上的部队就击败了地球联合理事会,泰伦帝国,以及阿塔尼斯带领的星灵舰队发动了联合进攻。她先让UED逃跑,然后毫不留情地将理事会远征军屠戮殆尽,然而戏剧性地放任泰伦帝国舰队以及星灵部队逃离。有证据证明凯瑞甘内心深处仍然希望重新回归人类社会,但他却被一种黑暗力量影响着。

母巢之战结束后四年,凯瑞甘从感受到了群星间的低语,她感到了一个针对她的阴谋正在交织,而这个阴谋的核心是一个刚刚造出的萨尔那加神器。她试图追踪这些低语的预言,并在星灵领地的乌兰找到了这些预言的碎片。然而,她与来此寻求上古预言帮助的泽拉图不期而遇。在冲突中,凯瑞甘向泽拉图提出共同对抗未知阴谋,但是遭到了泽拉图的拒绝。随后,凯瑞甘追击泽拉图不成,只得在星区中四处寻找有关萨尔那加神器的蛛丝马迹。最终,她发现一部分神器位于泰伦帝国的边缘世界,而另一部分的下落则被泰伦帝国所扶持的研究组织莫比斯所掌握。

于是,她发动了对泰伦帝国的全面进攻。就在此时,她发现她的旧日情人吉姆·雷诺也在寻找这些神器。由于吉姆·雷诺的干扰,加上深入核心星区后帝国舰队的顽强抵抗,凯瑞甘不得不放弃了对萨尔那加神器的追逐。此时的她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命运,于是她开始着力培养她的继承虫后,以便使虫群继续延续。

随后,帝国王储瓦伦里安·蒙斯克和吉姆·雷诺在搜集完萨尔那加神器之后,开始全力进攻查尔。凯瑞甘率领虫群坚决抵抗。虽然帝国军和雷诺游骑兵损失惨重,而虫群损失并不算大。但是,雷诺等人已经将萨尔那加神器运送至虫群主巢。凯瑞甘对他们的行动愤怒不已,并怒斥他们是“叛徒”。瓦伦里安和雷诺不能理解这个词语的意义,还是启动了神器。最终,在神器的作用下,凯瑞甘再度被净化成人类。埃蒙长久以来作用于虫群的邪恶影响也随之在凯瑞甘的体内消失。

查尔之战结束之后,凯瑞甘和吉姆雷诺跟着瓦伦里安王子到达了他位于尤摩扬的研究基地并接受了瓦伦里安王子的研究,但是蒙斯克很快就发现了她,并派诺娃带人抓捕凯瑞甘。最终,雷诺掩护凯瑞甘逃走,在战斗的时候,突然断裂的桥将雷诺与凯瑞甘分开了。等她杀死了大天使后,雷诺却不见了,凯瑞甘以为雷诺已经回到了休伯利安号,便回去找他了,当得知他仍旧下落不明,凯瑞甘十分愤怒,而帝国的巡洋舰已经赶来,休伯利安号的护盾只剩下了30%,不得不折跃逃离,于是凯瑞甘自己坐着运输机离开了休伯利安号,她带领当地的虫群消灭了帝国加农炮,而当凯瑞甘听到虫后大喊:“刀锋女王回来了!”时,她对自己的身份感到了迷茫,便返回了运输机,却正好看到UNN(新闻频道)蒙斯克放出消息,称已经处死了雷诺。当她在飞船上哭泣的时候,一只跳虫爬了过来,与跳虫四目相对,她感受到自己对力量和复仇的渴望,于是决心重新控制虫族。随后凯瑞甘统一了查尔上的异虫,并通过进化,技能,使虫族更强大。凯瑞甘还在泽拉图的提醒下,重回虫族的发祥地,击败了原生虫族,同时获取了那里古老的力量,重新成为了刀锋女王的外形。

但这一次她拥有着人类的理性,她仍然深爱着雷诺。凯瑞甘随后重新集结了虫群,在返回帝国星域之前,她还去摧毁了位于天矛太空站的混元体的实验室,在那里她又遇到了杜兰这个神秘的“有机体”(改造专家阿巴瑟总爱这么说),在杀死杜兰时,她感受到了萨尔那加的强大力量。后来,她返回帝国空域,联系上了休伯利安号,在大副马特·霍纳的帮助下找出了藏着雷诺的监狱船,她亲率部队救出了雷诺,但雷诺见到她变回刀锋女王之后,愤怒不已,他重提当年芬尼克斯的死,并在最后轻轻的说道:我们已经结束了。

最终虫族大军攻入了克哈四星——帝国的主星。蒙斯克企图用灵能干扰器消灭虫族,但原生虫族的部队不受其影响,它们摧毁了干扰器,虫族大军顺利攻入了首都。这时,雷诺的部队也赶来帮忙,凯瑞甘顺利的攻入了蒙斯克的宫殿,此时蒙斯克十分淡定,因为他还有最后的王牌——萨尔那加神器。凯瑞甘几乎被神器杀死,在紧要关头,雷诺出现了,他击倒了蒙斯克,破坏了神器的操作装置,凯瑞甘则亲自杀死了蒙斯克。一切结束后,雷诺和凯瑞甘站在宫殿顶,两人沉默了很久,最后凯瑞甘说到:“谢谢你,雷诺。”然后就飞上了天空。雷诺说道“本来就该做的,亲爱的,一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