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海市盛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影视《边境风云》本土警匪片路在何方?
《边境风云》本土警匪片路在何方?
2022-09-17

由宁浩监制、程耳导演的《边境风云》是当下市场上少有的国产警匪片,其全内地主创班底和本土化的故事尤其引人瞩目。

在所谓的类型电影中,警匪片因易于将高强度情节和日常生活经验结合得相对融洽,故而长盛不衰,无论在欧美还是曾经的香港,都是硬梆梆的市场主流类型。但在内地,受制于种种限制,这一类型的发展可以说先天不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尚有一些照猫画虎、尝试以商业元素包装的“警匪片”或所谓“公安片”问世,但自产业化渐显以来却几乎绝迹,除《硬汉》和《西风烈》试图小有作为外,冷不丁冒出一两部所谓的警匪片,其实叫做警察生活片更为切题。在这样的情形下,每一部稍有响动的警匪片问世,都会被无数观望的目光包围。这种期待不仅是针对一部影片,而是指代一种类型。

乍看故事,《边境风云》有着一副起点不低的骨架,围绕一场跨越十余年的绑架事件,影片将边境内外的两个国度、一组父女、一对恋人和警匪较量巧妙地编织在一起。毒品猖獗的中缅边境、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式的绑架孽缘,都在此前国产电影中少有触及。但影片并没有采用常规的方法顺溜地讲述这个故事,而是打乱时空,分四个章节重组这个故事。

在商业电影体系中,这种方法是带有冒险性的,等于是帮观众选择了一种不便于偷懒的思维体验,要求观众更加主动地通过猜想来补足勾连故事的细节,甚至吝啬到连角色身份和关系都不直接告诉观众,而是随着细节的展开让观众自己捕捉。因此,在观看这部影片的过程中,观众一定在不断地自我设问,自我求解,虽然通篇看下来故事并不难解,但是如若想追求一种畅快的商业电影体验,影片与惯常所想有不小的区别。

影片中的人物,有意识地在打破常规意义上的好坏分别,孙红雷饰演的毒贩大哥被注入很多个性色彩,比如对劫持过界的孤女的怜悯,比如对校舍安全的高度重视等。但也如同艺术电影里常见的那样,片中无论警察、毒枭还是被劫持者,一概鲜有笑容,充斥着呆照一般的表情。人物的隐忍加上故事的留白,影片拍出了一种苍凉的味道。无论是“孙红雷”枭雄末路的宿命感,还是“倪大红”不露声色的放手一搏,都流露出一种心底的苍凉。

影片深沉冷静的调子之下,有几场戏拍得颇具爆发力,显示出程耳较强的实力。比如绑架发生前,在牙医诊所和小面馆之间的火拼,极端生活化的场景中,警匪之间在平静的对峙中剑拔弩张,猝然拔枪交火,氛围营造出色。还有唱歌的女孩被“杨坤”劫持的故事,老旧的楼道中,包装毒品的金属敲打声和犬吠交错而闻,流露出一种黑色而荒诞的味道。

作为一部纯内地本土制造的警匪电影,《边境风云》难得地做到了“去香港化”,但它又显然受到了诸如莱昂内、昆汀、科恩兄弟这些个人风格突出的欧美导演的影响,不甘于拍出一部流水线式的警匪动作片。虽然整体说来骨骼惊奇,肌理欠丰,但因为它在类型框架内着力融进自我思考和自我风格,程耳的下一部作品值得期许。